中超再次惊现离奇误判

在第77分钟前,成都1-2落后。第77分钟成都球员一脚远射,皮球径直飞出底线。

就在此时,裁判张雷竟然判罚成都队获得一个角球。但我们观察回放可以看出,此球并未碰触到任何一个防守球员,理应判罚深圳的球门球。

而张雷此时不知道在想什么,或许是在与VAR联系,亦或者在思考人生。在一片混乱中,比赛被足足耽误了6分钟。

中国裁判水平建设之路任重道远,持续不断的误判,让中国足球看不到任何希望,也让中国球迷寒了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判罚争议带来的乐趣

如果换一个角度看问题,我们就会发现其实裁判也是运动员,也是足球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能够忽略和轻视。

一说到足球比赛,在全世界范围内,特别是在我们中国,总是会骂裁判的黑哨、偏哨、默契哨,或者最少也会骂裁判的不公平和水平低。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,人们越来越追求裁判公正执法的精确度,甚至有人提出来,今后的足球比赛能不能让机器人执法。好像这个问题还经过长时间讨论,最后被国际足联否决了。国际足联的观点是,裁判也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,由于裁判执法的不确定性,正好增加了足球比赛的魅力。国际足联的回答特别好,一语道出了足球比赛的特殊性和本质。

足球比赛到底是什么?说白了还是体育运动,不过是由于人们喜欢的程度高,慢慢上升为世界上第一体育运动项目。大凡只要是体育运动,不论什么项目,就没有绝对的公平。你说这个世界上有绝对公平绝对完美的事情吗?没有。就因为没有,人们才来追求。所有的意义和价值甚至乐趣,都在我们追求的过程中。这样想开了,我们就发现,其实任何体育运动,包括足球,并不需要绝对的公平。

现在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来讨论裁判问题,在世界杯的历史上,上帝之手是怎么出现的?给我们带来了多少乐趣?一说到上帝之手,我们就会想到球王马拉多纳,就会忍不住笑起来。再说齐达内的铁头功,你说齐达内撞了人家吃红牌就公平吗?一个人在球场上进行世界杯的决赛,后边老有一个人追着骂你下流话,专门来激怒你,你受得了吗?那么处罚了齐达内,为什么不处罚骂人的那个人呢?于是,正是由于齐达内的忽然脑袋发热,这才吃了红牌,法国人为此丢了世界杯,意大利这才拿到了冠军。正是由于这个红牌判罚的情节,整个改变了足球的历史!这么大开大合的足球戏剧,给全世界的球迷带来了多少谈资和多少乐趣?就说这一届世界杯首场比赛巴西对克罗地亚,正是由于日本裁判心里一动,主动判给了巴西队一个点球,帮助巴西队取得了胜利。于是,第二天在巴西的大街上,巴西人看到中国人也来主动拥抱表示感谢——他们把中国人当成了日本人。有意思吧?还有很多案例……

这时候我们就发现了,裁判的处罚不公平问题,和我们得到的足球乐趣相比较起来,还只是一个小问题。于是,我们同时也发现了,原来正是由于裁判处罚的并不绝对公平,能够给足球比赛带来无比欢乐的戏剧性因素,长时间地让我们快乐,想到这里是不是令我们很吃惊呢?这时候我们就发现,裁判挨骂也在情理之中。甚至可以说裁判的另一个任务,就是让球迷们骂的,骂裁判也是球迷的一种快乐。

当然,裁判的判罚是有非常严格的标准的。可是这个非常严格的标准是由人来执行的,人是有感情和分寸感的,裁判们在执法的时候难免常常心里一动。这么心里一动就会出现偏差,有偏差就会出现戏剧性!这么说白了,我们就理解了,原来裁判也是人,也是运动员,也是整个足球比赛的一部分。对于整个足球比赛来说,裁判的执法活动也是表演,他们也功不可没。

不仅仅是裁判,还有球迷,还有国际足联,还有语言环境,还有当地的气候,还有运气……影响足球比赛的因素多了!正是因为这么多因素的影响,才把足球运动推向了无比丰富无比戏剧性的高潮!

舒鸿:来自中国的判罚

奥运会历史上第一块篮球比赛金牌,由美国队和加拿大队争夺。不过,在柏林球场上吹哨子的裁判是个中国人。

这是1936年,中国人第二次出征奥运会,赛场上依旧一无所获。只有舒鸿担任篮球决赛裁判的消息,夹杂在一堆失利战报里,被国内的报童传得沸沸扬扬。刚听说这个消息时,许多人觉得很惊讶:代表团出征时,浙江大学这位体育主任,只是中国篮球队的一名助理教练。

他们有所不知,因为美国队参加决赛,水平最高的美国裁判必须回避,偌大个奥运会,一时竟然选不出一名合适的裁判。这时,有人想起曾经在奥运会篮球预选赛做过裁判的中国人舒鸿。

起初,顶着“东亚病夫”名头的中国人,并不能服众。巧合得是,舒鸿曾是奥运会篮球项目创始人史密斯的学生。时隔多年,史密斯清晰地记起这个中国小个子眼睛亮、反应快、判罚公正的往事。

当时,舒鸿到美国勤工俭学,在春田学院读体育,他的老师,正是这位史密斯博士。在博士组织的篮球队里,身高还不到1米70的舒鸿,不但成了赛场上的灵魂人物,也是大家都服气的裁判。

毕业时,舒鸿没有接受学校的挽留,也拒绝了北美和南美几个国家请他去打球或担任裁判的邀请,回到中国。谁也没想到,多年以后,他会代表中国人,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出现在体育史上。

决赛这天并不顺利,下着大雨,场地泥泞不堪,下半场,近视眼舒鸿的眼镜又被球员撞掉了。最终,美国队得到了金牌,而中国的裁判,则给世界留下了“心明眼快、裁判公正”的第一印象。这是中国裁判在奥运会上第一次亮相,中国人自己不太客气地总结道:这“使国际体育界一转视线,为之惊佩”。

代表团回国,有报纸打出“欢迎舒鸿先生荣归”的大标语,来表达敬意。这很像一个怀有强国梦的体育弱国给自己的安慰,这更是刚起步不久的中国裁判事业收获的一次辉煌成就。

这个事业公认的开端,是十年前由舒鸿发起的中华运动裁判会。在那之前,在中国举办的体育比赛,裁判绝大多数是外国人。如果继续往前追溯,不远的过去,中国人甚至并不熟悉“裁判”这个角色——有人犯规,大家一起乱喊。

现代体育比赛带着裁判精神一起来到中国,起初的赛场上却并不接受中国裁判。直到1928年,一场体育比赛的组织者仍然坚持惯例,不肯请中国人做裁判。

舒鸿为此提出抗议,越吵越大,最后闹到了国际体坛。最终,组织者决定用考试来选拔裁判。当时最权威的美国裁判会负责出题和打分,舒鸿和其他3个中国人以高分胜出,不但获得比赛的裁判资格,也获得了“国际级裁判”的身份。

这个考试此后延续下来,许多中国人通过这个考试成为国际裁判,并开始在国内外的赛事中亮相。尽管此时他们没什么报酬,都还是义务工作,只能做做兼职。

比如,当过两年中华运动裁判会会长的舒鸿,就不得不找别的生计来养活自己。在随队参加柏林奥运会时,他的身份除了是篮球队的助理教练,还充当着医生的角色。

但中国人确实已开始把持自己的体育命运。舒鸿的身影,在这段历史中来回闪现。他与别人一起,把篮球规则翻译成中文。他组织了第一支出国比赛的女子篮球队,为浙江省修建了第一座现代游泳池。他第一次不用外国人帮忙,主持设计了中国人自己的标准运动场地和比赛规则,并组织了一场标准的国家级比赛。

但后人最念念不忘的,是他在裁判场上白毛衣、白西裤的装扮,以及他教导学生时,反复念叨的“公平、公正”的裁判精神。在假球和“黑哨”饱受指责的今天,在奥运会已经在他自己的国家举办过之后,这种精神都不过时。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余杭塘路866号,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东三105-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