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排球女将之——赵蕊蕊(图)

长胳膊长腿的赵蕊蕊在1981年10月8日出生,1992年11岁时开始在江苏省少年体校练篮球,1994年13岁时进入八一青年排球队,真正开始学打排球。除了在八一队进行正常的训练,八一二队的主教练韩云波还抓紧时间给赵蕊蕊吃小灶,每一个动作都让她反复练习多遍,决不允许犯一丝错误。赵蕊蕊私底下也琢磨战术技巧,每次电视有排球比赛,她都舍不得眨眼睛。

1998年夏天,赵蕊蕊随八一队在秦皇岛集训,天热地板打滑,她不小心摔倒,右膝半月板严重受伤,后来与国家青年队失之交臂。

1999年的秋天,赵蕊蕊膝关节半月板又老伤复发,训练中跌倒在地。为了保护好这个“小巨人”,队里断然决定放弃赵蕊蕊参加世界杯赛资格,并建议手术治疗。

1999年17岁的赵蕊蕊入选国家队,历经郎平、胡进、陈忠和三朝名教练,也历经挫折和风雨。排球是力量型的运动,像赵蕊蕊这类“长麻杆儿”就是扛不住高强度的力量训练,训练过量就容易受伤,入选国家队后,赵蕊蕊技术基本功练出来了,伤病也练出来了,膝盖一折,还与悉尼奥运会无缘。

2001年,赵蕊蕊入选陈忠和重组的国家队,那一年的国际排联大冠军杯女排赛上,赵蕊蕊牢牢地把握住机会,占据了副攻主力之位,与队友勇夺冠军。2001年第12届亚洲女排锦标赛决赛中,赵蕊蕊第一次获得首发上场并打满全场。憋足了劲儿的她,在场上表现出色,再次和同伴捧回了胜利的金杯,获得“最有价值球员”奖项。

作为中国女排的“第一高度”,在2003世界杯的技术统计排名上,赵蕊蕊的扣球列第一,拦网列第二,得分列第六,拥有1米96的身高,扣球出手点高,同时又擅打快球,拦网能力也很出色。

2004年3月26日,雅典奥运会前,在福建漳州与女排队员集训的赵蕊蕊在训练中起跳拦网不慎受伤,后来被诊断为疲劳性骨折。当时诊断完全恢复可能要2到3个月的时间。

2004年8月15日,中国女排在雅典奥运会首场对阵美国女排,仅仅经过140天恢复的赵蕊蕊执意要首发出场,中国队与美国队打成1-1平的时候,赵蕊蕊在做一个“背飞”动作着地时右腿再次骨折,当时她就忍不住疼痛,在队医的帮助下退出了赛场,随后组委会的单架把她抬出了场地接受治疗。而“高妹”的首次奥运之旅就这样早早结束了。

2005年4月21日,赵蕊蕊在上海接受了手术,拆除一年前在她第一次骨折时在右腿中放置的钢板,病床上的“高妹”一直在憧憬着手术之后,尽管站在赛场上。

2007年2月1日,赴美再次进行手术。经过前女排功臣郎平的介绍,赵蕊蕊和队友冯坤一起赴美疗伤,而医生的无情判决令赵蕊蕊的心情冰冷到极点:你的骨头并没有长结实,如果你想毫无后顾之忧,则还需要接受一次加固手术。而这次手术让一块钢板永久的留在了赵蕊蕊的右腿。

2008年2月24,伤愈的赵蕊蕊进入中国女排漳州奥运备战14人大名单,2月24在与来访的古巴女排首场对抗赛中,赵蕊蕊复出帮助中国女排以5-0横扫对手,这一场比赛她拿到了14分。

2008年4月3日,结束了性别大战的中国女排奔赴湖南郴州进行奥运备战,然而在刚刚抵达的第一天,赵蕊蕊就出现脚踝扭伤,不过庆幸的是问题不大,很快就恢复了。

作为一名副攻手,赵蕊蕊将拦网视作自己赖以成功的绝技,以灵活和速度作为进攻的利器。2008年瑞士女排精英赛和世界女排大奖赛,赵蕊蕊表现越来越好,与队友的配合也日渐娴熟,尽管在北京奥运会上只收获铜牌,但女排的表现依然赢得了球迷的掌声和赞誉。

永不掉队的排球女将

陈招娣(1955-2013.4.1)前中国女排接应二传手,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女排“五连冠”时期核心队员。享年58岁。

“都跟上,别掉队”,前女排主教练像从前一样带领着当年的老女排队员走在人群的前面。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惹得追悼会现场的许多人潸然泪下,这一次,从不掉队的陈招娣真的“掉队”了。

黑白影像资料里面的陈招娣,颀长清瘦,齐肩的卷发扎成两个小辫子,身着7号白色球衣,在球场上的位置是接应二传。

当时接应二传的角色,不像主攻那样凌厉霸气,用业内人士的话讲,那是“脏活累活”,它是场上技术要求最全面的位置,随时要弥补其他位置的不足,如同队伍里面的一颗螺丝钉。

这个貌似不那样重要的“小角色”,没有“铁榔头”,“网上长城”这种响亮的名号,倒是被冠以了“独臂将军”的另类的称谓。

1979年与日本女排的比赛中,她桡骨断裂。按说这样的伤势需要长时间的静养,可仅仅在两个月后的比赛中,倔强的陈招娣却用绷带固定了左臂,单凭一只手臂接球踏上了赛场。

她单臂接球的形象也因此定格在中国观众的心中,“独臂将军”的称谓由此得来。昔日的老女排精神也激励了一代人。

有人追忆当年还在读高中的时候,得知了女排夺冠,好多同学激动得不顾校规纪律,欢呼着冲出了教室。一名男生更是开心得回宿舍把一床新被子点着了当做庆祝的篝火,而对于这些“违纪行为”,老师竟破天荒地没有责罚。第二天,老师还以女排的拼搏精神激励大家备战高考,“那段时间,真的是每个人都干劲十足。”

有的球迷甚至提起老女排,眼前立刻能浮现出当年观球的画面:纳凉的夏夜,黑白电视机里播放着女排世界杯,宋世雄清亮的解说,不时引来院子里举手跺脚的欢呼,他们是围坐在十四吋屏幕前的邻居。

事实上,荧屏外的这名7号队员担心自己掉队,训练格外刻苦,还得了“拼命三郎”的绰号。

当年所有人都惧怕袁导(教练),“敢跟袁导顶嘴的只有招娣。”加练防守时,她总是第一个来,冲在最前面,“看她面对袁导那眼神,就像在说‘来吧,谁怕谁啊!’绝对的军人气质。”

郎平在博客中回忆,一次郴州集训,教练要求每人连续起15个好球,两组下来陈招娣仍旧不合格。严格的教练不依不饶,陈招娣也来气了,把“袁导”平时自己都舍不得穿的羊绒背心裹在身上在地下打滚,搞得“袁导”哭笑不得。

很多人是通过学习浙教版语文教材的一篇题目为《苦练》的课文认识陈招娣的,这篇文章讲的就是陈招娣在训练中的拼劲。

她生前回忆那段岁月说,有时训练累得实在受不了,看球都重影,也曾想过甩手不练跑去休息。但总觉得这样走掉太“掉价”,最后还是跑回来练习,直到教练满意为止。“心想,豁出去,管它呢,死就死吧。”

在一代中国人眼里,她是永远的“独臂将军”。可在这支球队之外,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母亲。在女儿郭晨的婚礼上,她说:“冠军也好,将军也好。在我心里,我永远只是一位孩子的母亲。”

这位生于杭州西子湖畔的女性平日里完全没有球场上的凶猛彪悍,生活中的她是个做得一手好菜、地道的江南温婉女子。有人回忆,“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紧不慢的,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意,让人觉得即便是犯了大错也可以被原谅。”

追悼会上,很多球迷哭得很伤心。“我开始能理解当年那是一种什么状态。”郭晨说,“曾经我很不喜欢被介绍为‘陈招娣的女儿’,被母亲的光环所笼罩,现如今我会重新理解这个称谓,我为她骄傲。”

如今老女排队员们重聚首,谈起当年的轶事笑中有泪。她们记忆里那个曾经腰伤严重仍然坚持上场比赛,最后连上领奖台都要被队友搀扶着架上去的陈招娣真的离去了。

队友们深知她对排球的痴迷和热爱,特意为她做了一个由白菊和黄菊组成的排球样的花圈,让排球陪伴着她上路。

她曾经说过:“只要是看到球场,无论是什么样的球场,也不管凭我的实力能不能赢,我都会一门心思地想上场打球,这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。”

陈招娣(1955-2013.4.1)前中国女排接应二传手,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女排“五连冠”时期核心队员。享年58岁。

“都跟上,别掉队”,前女排主教练像从前一样带领着当年的老女排队员走在人群的前面。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惹得追悼会现场的许多人潸然泪下,这一次,从不掉队的陈招娣真的“掉队”了。

黑白影像资料里面的陈招娣,颀长清瘦,齐肩的卷发扎成两个小辫子,身着7号白色球衣,在球场上的位置是接应二传。

当时接应二传的角色,不像主攻那样凌厉霸气,用业内人士的话讲,那是“脏活累活”,它是场上技术要求最全面的位置,随时要弥补其他位置的不足,如同队伍里面的一颗螺丝钉。

这个貌似不那样重要的“小角色”,没有“铁榔头”,“网上长城”这种响亮的名号,倒是被冠以了“独臂将军”的另类的称谓。

1979年与日本女排的比赛中,她桡骨断裂。按说这样的伤势需要长时间的静养,可仅仅在两个月后的比赛中,倔强的陈招娣却用绷带固定了左臂,单凭一只手臂接球踏上了赛场。

她单臂接球的形象也因此定格在中国观众的心中,“独臂将军”的称谓由此得来。昔日的老女排精神也激励了一代人。

有人追忆当年还在读高中的时候,得知了女排夺冠,好多同学激动得不顾校规纪律,欢呼着冲出了教室。一名男生更是开心得回宿舍把一床新被子点着了当做庆祝的篝火,而对于这些“违纪行为”,老师竟破天荒地没有责罚。第二天,老师还以女排的拼搏精神激励大家备战高考,“那段时间,真的是每个人都干劲十足。”

有的球迷甚至提起老女排,眼前立刻能浮现出当年观球的画面:纳凉的夏夜,黑白电视机里播放着女排世界杯,宋世雄清亮的解说,不时引来院子里举手跺脚的欢呼,他们是围坐在十四吋屏幕前的邻居。

事实上,荧屏外的这名7号队员担心自己掉队,训练格外刻苦,还得了“拼命三郎”的绰号。

当年所有人都惧怕袁导(教练),“敢跟袁导顶嘴的只有招娣。”加练防守时,她总是第一个来,冲在最前面,“看她面对袁导那眼神,就像在说‘来吧,谁怕谁啊!’绝对的军人气质。”

郎平在博客中回忆,一次郴州集训,教练要求每人连续起15个好球,两组下来陈招娣仍旧不合格。严格的教练不依不饶,陈招娣也来气了,把“袁导”平时自己都舍不得穿的羊绒背心裹在身上在地下打滚,搞得“袁导”哭笑不得。

很多人是通过学习浙教版语文教材的一篇题目为《苦练》的课文认识陈招娣的,这篇文章讲的就是陈招娣在训练中的拼劲。

她生前回忆那段岁月说,有时训练累得实在受不了,看球都重影,也曾想过甩手不练跑去休息。但总觉得这样走掉太“掉价”,最后还是跑回来练习,直到教练满意为止。“心想,豁出去,管它呢,死就死吧。”

在一代中国人眼里,她是永远的“独臂将军”。可在这支球队之外,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母亲。在女儿郭晨的婚礼上,她说:“冠军也好,将军也好。在我心里,我永远只是一位孩子的母亲。”

这位生于杭州西子湖畔的女性平日里完全没有球场上的凶猛彪悍,生活中的她是个做得一手好菜、地道的江南温婉女子。有人回忆,“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紧不慢的,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意,让人觉得即便是犯了大错也可以被原谅。”

追悼会上,很多球迷哭得很伤心。“我开始能理解当年那是一种什么状态。”郭晨说,“曾经我很不喜欢被介绍为‘陈招娣的女儿’,被母亲的光环所笼罩,现如今我会重新理解这个称谓,我为她骄傲。”

如今老女排队员们重聚首,谈起当年的轶事笑中有泪。她们记忆里那个曾经腰伤严重仍然坚持上场比赛,最后连上领奖台都要被队友搀扶着架上去的陈招娣真的离去了。

队友们深知她对排球的痴迷和热爱,特意为她做了一个由白菊和黄菊组成的排球样的花圈,让排球陪伴着她上路。

她曾经说过:“只要是看到球场,无论是什么样的球场,也不管凭我的实力能不能赢,我都会一门心思地想上场打球,这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。”

组图: 排球女将再现江湖 日本美少女欲演绎完美

今年1月,上户彩主演的剧集《网球女将》由于收视和口碑不错,朝日电视台决定再开拍以女子排球为题材的励志式剧集《冲出世界》,明年四月播映。《冲出世界》改编自日本60至70年代人气漫画,讲述女子高中生美都同桂枝参加学校排球队,在互相鼓励下,跨越重重困难,夺得排球比赛冠军。

《冲出世界》漫画于68年开始连载,之后推出单行本,总销量高达220万册,其后制作成动画亦大受欢迎,全长多达104集,平均收视有19.9%,今次是首次改编成真人版,由于有一定拥趸,估计会有不俗的收视。能演出此剧,上户彩感到很高兴,她表示会像女主角一样努力。

欣赏更多排球文章及美女贴图,请登陆排球论坛体育贴图体坛风云新版狐说八道体育社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