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约保龄球畅享亲子时光

当初换唐的时候就是看重了七座和动力,七座是为了全家可以集体出游,动力是为了驾驶乐趣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来到了河北石家庄参加保龄球活动,对于保龄球我还是比较陌生的,以前只在电视中见过,自己没有亲自体验过,加上礼拜天儿子放假,最后便决定带家人来参加活动

经过短暂的休息调整,我们来到了保龄球馆,进球馆首先被要求打球要换鞋,因为保龄球道有很多油,不防滑的鞋会容易摔倒。 等待领鞋中。

保龄球是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,保龄球的因重量的孔径区分不同的磅数,不同年龄段的人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保龄球。 孩子奶奶打球的瞬间

小孩需要特别注意,不要砸到脚和碰到后面的人。 因为保龄球很重,一但砸到脚,轻则肿胀,重则骨折。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要注意安全。

三个小时后,本场活动接近尾声了,因为家中有事,我便提前回家了。保龄球作为一项运动,作为一场室内的运动。 我觉得还是特别适合夏天玩的,六月的石家庄炎热闷热,保龄球馆却很凉爽,这样的环境首先我就要给好评,起码很舒适。保龄球看似简单,其实也暗藏着很多学问和技巧,本次体验收获满满,胳膊还有些酸痛,应该是用力过猛了,哈哈。

和慕辰的亲子时光结束了,我也要回去上班了,感谢大家观看我的贴子,以后我将在这里分享我的用车生活,下期再见

保龄球馆剩两家 最低4元一局

本报讯(华商晨报掌中沈阳客户端记者孙笑天)上午10元一局,购券低至4元一局,这是目前沈阳市保龄球馆的价格,这比20年前还要低。

沈阳市保龄球协会业内人士介绍,最多的时候,算上星级酒店开设的保龄球场地,沈阳能达到二三十家,随后这一运动项目逐渐衰落,保龄球馆纷纷关门,目前沈阳仅存两家。

沈阳市保龄球协会业内人士薛冬梅介绍,在1996年~1998年鼎盛期,沈阳大大小小的保龄球场地能达到二三十家。但从2005年之后,打保龄球的人越来越少,大部分保龄球馆也慢慢消失了。“甚至有一段时间沈阳市一家保龄球馆也没有。”薛冬梅是一家保龄球俱乐部的经理,该保龄球馆是目前沈阳仅存的两家保龄球馆之一,“我们2012年开业的时候,沈城当时就已经没有其他的保龄球馆。”薛冬梅介绍,另外一家保龄球馆中途闭馆过,在薛冬梅他们这家开馆后也再次营业。

薛冬梅回忆,1996年~1998年是沈阳保龄球最火的时候,打一局最贵需要花费60元,玩一个晚上至少需要几百元。但2000年之后,保龄球局费开始“跳水”。现在,以她家价格为例,上午时段10元/局,下午时段18元/局,如果购买折扣券,每局价格还会更低,上午最低可享受4元/局的价格,这相比于目前室内乒乓球、羽毛球的费用来说已经非常便宜。

薛冬梅认为,沈阳保龄球馆的“没落”,投资过大、回报期长是主因。大一些的球馆一般有20个赛道,占地3000多平方米,用来维护球道的东西如落油机、清洁球道的机器和清洗剂等一般都用进口的。另外,球馆很多还开设在费用较贵的商场内,运营一家保龄球馆投入巨大,但价格又必须让大部分顾客能够接受,这些年来不升反降,成本回收就慢,不少店面难以支撑。薛冬梅介绍,她家整个场馆投入已达上千万,按照保龄球馆上道率60%~70%来算,球馆仍处于亏损状态,运营近三年仍然没把成本收回来。

除此之外,薛冬梅认为,保龄球目前还不是奥运会项目,场馆本身也没资金做推广,造成了客户的流失。

另外,新的娱乐设施和品类不断进入市场,年轻人受互联网冲击,对保龄球等传统的运动项目接受程度较低。

记者在薛冬梅所在的这家俱乐部看到,20个赛道至少有一半被占,一些客户正在上私教课。

据介绍,球馆有指导员、教练、高级教练三类人员可为客户服务,指导员提供基本动作的免费指导,教练可教授基本课程,高级教练类似于健身房的私教,该馆现有2名主教练。

另一家俱乐部同样表示开设了课程班,一对一上课。薛冬梅表示,这在以往,保龄球馆是不会提供这种课程服务的。

记者注意到,球馆内有不少四五十岁的保龄球发烧友,有的甚至是从抚顺、辽阳等地来沈,自带球和鞋。薛冬梅坦言,尽管目前球馆数量锐减,全省也仅剩沈阳、大连有球馆,玩的人不如以前多,但还是拥有一群固定的爱好者,有一定的市场需求。

“比赛的参赛费收上来后都用作奖金。”薛冬梅表示,多举办活动和比赛是吸引和粘滞客户的好方法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经营保龄球20年它如今酷炫得不像“老司机”

对于很多70后、80后而言,保龄球算得上是一种“青春记忆”。在1994年前后,它被作为新潮的运动引进中国,之后迅速成为城市白领追捧的对象。保龄球行业也因此迎来了六七年的“黄金时期”。

然而,随着人们的好奇心淡去,保龄球从2000年开始陷入低谷。大批球馆纷纷倒闭,整个行业经历了异常艰难的大洗牌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国内最大的保龄球俱乐部“盛悦鼎鸿”,是为数不多从那个年代挺过来的企业。

它在经历了无数次调整、重来、再调整、再重来的艰难转型之后,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商业模式。

如今,它利用酒吧、餐饮、电玩、桌球、激光表演等多业态跨界组合,打造了一个运动、竞技、社交、休闲相结合的空间,让有些过时的保龄球运动重新焕发活力。

近日,新店商研习社独家专访了盛悦鼎鸿保龄球俱乐部总经理温悦。她说,这二十年来,盛悦鼎鸿唯一不变的,就是“一直在改变”。

温悦向新店商回忆说,在市场热度最高的时期,仅哈尔滨一个城市,就拥有80多家保龄球馆,全国保守估计有上万根球道。盛悦鼎鸿保龄球俱乐部就是在那个浪潮中诞生的。

盛悦鼎鸿最早期的模式,是独栋单体的重资产运营。它的第一个球馆从土地收购、房产建设、到最后的运营权,都是鼎鸿自己投资并且独立对外。

这种方式虽然对资金的要求很高,但在市场持续高温的时期,鼎鸿还是能在1-2年内收回成本。

然而,随着人们的热情褪去,在2000年前后,整个行业迅速跌入谷底,盛悦鼎鸿也迎来了最艰难的时期。

“行业的急速衰落,让我们发现了自己的问题。这种独栋经营的模式其实很难生存,因为它太孤单了,没有稳定的客源,于是我们开始转向第二种模式。”

盛悦鼎鸿的第二代产品,不再是独栋大型球馆,而是与酒店合作,做星级酒店的配套设施。它在酒店场地内设置10-20根球道,让住店的旅客可以享受到附加服务。

这种模式无疑是双赢的,因为保龄球可以让酒店更吸引客人,而盛悦鼎鸿也能收获稳定的客源。双方的合作非常愉快,一直持续到2010年。

“事实上,在2000-2010这十年,我们与酒店的合作非常好,甚至有的酒店还要增加球道。但在2008年前后,我们在国外看到了有很多复合型的球馆,觉得这是未来的趋势,因此开始探讨怎么跟餐饮、酒吧、激光表演等业态结合。”

温悦告诉新店商,这种复合型的业态,在酒店环境下是很难实现的,因为它的场地和空间都受到巨大的限制。因此在2010年前后,盛悦鼎鸿开始跟购物中心合作。

“整个转型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我们走了很多弯路,花钱买了很多教训,才逐渐把整个运营体系完善好,并且仍不断优化。”温悦回忆说,在2003-2005年最低谷的时期,整个公司非常艰难。她每天醒来,首先要考虑的是员工和企业的生存问题。

看着曾经一同起家的同行,如今不是关门就是转行了,温悦很感概说:“像这样一个公司,在一个小众的领域深耕20年,就是想搞明白怎样才能唤起人们对保龄球的喜爱。所以毫不夸张地说,我们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。”

如今盛悦鼎鸿已经是保龄球行业第一品牌,同时也是美国娱乐设备巨头品牌“宾士域”在中国区唯一的总代理。

说它是第一品牌并不过誉,因为在国内保龄球行业从运营到落地的所有操作,包括会员管理系统、实时监控系统、连锁企业办公管理系统等等,盛悦鼎鸿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盛悦鼎鸿的第三代产品,是与购物中心合作,它的最新球馆于2015年在深圳观澜湖新城落成。由于背靠国际一线设备品牌商合作,它毋庸置疑成为观澜湖新城的第一主力店。

观澜湖新城市场推广总监胡鑫告诉新店商,选择与盛悦鼎鸿合作,不仅看重它的国际影响力,同时也看重它丰富的业态。

鼎鸿的第三代产品与之前球馆有本质区别,它不再是单一的运动场所,而是多业态经营的运动集合店,里面有保龄球、台球、电玩、餐厅、酒吧和激光表演。

其中激光秀是最吸引年轻人的。它不仅平时增加运动气氛,同时也在团建包场时,配合节日、生日的等主题,上演最动感的“光影舞蹈”。

于此同时,盛悦鼎鸿还收集了各种保龄球的玩法推荐给年轻人,比如玩个小游戏赢得晚餐,红桃K黑桃K等等,以增加其娱乐性。

“一个体育休闲行业只有迎合年轻人才有前景,以老年人为主题发展潜力会比较弱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我们需要时尚化的元素,比如激光秀、生日Party、婚礼晚餐等等。这是盛悦鼎鸿第三代产品非常不同的地方。”

为了平衡工作闲时和周末忙时的客流,提高场地的坪效,盛悦鼎鸿推出了多种团体业务。

例如给青少年开办培训班,与学校合作在球馆上体育课;同时,每年都会定期组织冬令营、夏令营活动。这些都是鼎鸿针对不同时间做出的客流调整。

温悦告诉新店商,集合店的运营难度其实是很大,它需要你在各个业态上都用心经营,同时还要与保龄球配套。

“可以说,盛悦鼎鸿现在在探索的经营方向,在全世界是最领先的。世界保龄球行业排名前10位的公司,无论是设备公司还是营销公司,都来观澜湖参观过,我们受到很大的关注。”

盛悦鼎鸿在保龄球行业深耕二十多年,绝不仅仅只是在形式上有所创新,它的核心竞争力还有会员管理系统,它能科学得唤起人们对保龄球的喜爱。

“简单来说,就是怎么让一个刚进球馆的人对保龄球产生兴趣,然后产生兴奋点,并且持续不断地来,甚至还不断地带亲朋好友来。我们有一套非常完整的机制,在不同的阶段引导他。这是我们多年经营来一点点总结的,也是我们的一大优势。”

温悦告诉新店商,运动本身是成瘾的,它会产生使人愉快的多巴胺。但同时,运动也是有规律的,人长跑40分钟以上才能产生多巴胺。打保龄球也是一样,没有一定量的积累是不可能产生愉悦感的。这对球馆设备的要求非常高。

“保龄球是持续6局不能受到干扰,如果过程中设备坏了,需要修理3-5分钟,运动员停下来之后,还需要重新持续35分钟以上才能产生兴奋感。”

温悦提供了一组数据,当前绝大多数的球馆,至少在10分钟内出现一次故障。但盛悦鼎鸿的设备,一周只有5次故障,也就是说,5000—8000局里才有5次故障。

“我们后机是没有人看守的,说明它一天都不会出现一次故障。而球馆只有达到这种品质要求,才能让消费者迷上保龄球。鼎鸿的运营方向,是让人产生运动的乐趣,而不是简单地学会一种技能。”

事实上,保龄球在国内仍旧是一种小众运动,国人对它只不过是猎奇,真正接触并且常年打保龄球的人太少了,尤其是年轻人。

温悦认为,保龄球在中国发展不好,不是因为市场空间小,而是运营者能力不行。保龄球是一项独具魅力的运动,一旦喜欢上了就很难“戒”掉,可发掘的空间非常大。

她向新店商介绍说,美国发展保龄球已有100多年的历史。在2010年时,全美2亿多人口中有5000万人常年打保龄球,也就是说,平均每5个人就有1个人打保龄,它的普及程度比乒乓球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还要高。

“我说的常年打保龄球,是至少1周一次。事实上,打3局保龄球的运动量相当于骑车20分钟,或跑步15分钟,或打网球20分钟。它是符合休闲、有趣、吸引人的运动,只是现在运营者对它的理解不够,掌握的技术不够,运营能力也不够,所以行业才发展不好。”

温悦对未来的市场空间非常有信心。她说,在一线城市和二线家像盛悦鼎鸿这样球馆很正常的。而深圳这样人口的接近2000万的城市,可以配置100家馆,它的市场空间非常大。

“市场需求有了,但很可惜的是,国内没有相对应成熟的品牌。这个行业的发展,不能仅靠鼎鸿一家,它是需要更多的同行者。所以我们要建立BPAC协会。”

温悦说,现在大多数球馆都是很死板地将设备引入、摆上就行了,完全不了解营销、需求引导,兴趣培养,这是不行的。把硬件摆上去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运营能力的好坏才是决定球馆能否生存下去。

“其实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开发商注意到保龄球的发展,也有商业地产邀请我们免费进驻,享受诸多优惠政策,但我们希望的是,能带动整个行业一起发展。”

新店商:从地理位置来看,观澜湖新城还是远离中心城区的。像盛悦鼎鸿这样有实力的品牌,完全可以在最中心城区的位置打出影响力,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?

城市最中心或次中心的商业体,并不是我们选址时候最看重的,因为我们的着眼点在于培养长期用户。观澜湖新城的位置确实比较偏,这不是它的优势,但它对运动、健康品牌的重视和核心理念,与我们是非常吻合的。你做什么其实不太重要,但你和谁做很重要。

其次就是,我们对自己的品牌是很有信心,可以这样说,我们基本不依赖购物中心的客流。它充沛当然更好,要是贫瘠,我们也能通过自身的聚客能力带来客流。而且我们在考察周边的时候发现,华为等多家大企业都在附近,这些中产白领都是我们的细分市场。

新店商:现在整个商业地产都在掀起运动热潮,您对这种热潮感触深吗?盛悦鼎鸿想趁这个热潮做些什么?

我能很清晰地感觉到这种趋势。最早像万达这样的企业,反应是比较灵敏的。而这两年,整个商业地产对运动的需求已经非常旺盛了。在这样的商业环境下,业主方会给我们很多的优惠政策,这对我们扩充自己是很大的机遇。

但同时也存在一个问题。像观澜湖新城这个球馆,购物中心前期建设时,专门留了一块地方给我们做保龄球馆。它完全是按照我们的要求设计。这种前置的行为,比你后期直接塞进一个球馆,效果要好很多。但现在商业地产领域,能做好这种前期规划的开发商还是很少。

不过总的来说,整个商业地产领域对运动、休闲、娱乐业态的看重,给我们带来非常好的机会。目前限制我们发展的,主要是品质问题。我们运营团队、技术人才等等,都需要搭建好了才能运营好一个球馆。而这些往往不是短期内能快速实现的,所以盛悦鼎鸿3-5年内,仍然不会快速扩张。

赢商网:现在像马术、射箭、卡丁车、飞行体验等等这样的更小众的运动,也开始搬进购物中心。在运动项目的竞争上,盛悦鼎鸿有没有危机感?

运动的多样性肯定会造成分流的,但保龄球的魅力是我们自信的来源。而且当下的中国市场,真的不是缺需求,而是缺好的产品。

射箭、卡丁车这些项目受欢迎,说明市场对运动的需求还在不断增加,但真正能提供品质的品牌还是非常少。所以竞争目前不是我们考虑的重点。

赢商网:盛悦鼎鸿在国内经营了20年,在国际上享有盛誉,但它在国内的品牌影响力远不如在国际上的,您是更加看重国际市场吗?

其实不是,主要是因为在国内没有可供参考和合作的企业。保龄球本身是从国外引进来的,它的技术底蕴和发展历史在国内都太短了,也就二十多年。但在国外,保龄球产业已经发展有一百多年了,设备的技术方面很成熟,也有非常完善的行业标准和运营模式,这给了我们很好的养分。

而且盛悦鼎鸿要深耕这个领域,必须要时刻了解国外推陈出新的东西,所以我们和美国的各大协会、国际品牌商交流得更多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