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想有个羽毛毽子 踢个带彩的童年

没有水杯装热水,渴了,孩子们只能舀水桶里的凉水喝 15元买来的裤子,磨烂了洞,也得继续穿

他们是山脚下的一群小学生,父母大多背井离乡,他们心里,都藏有小小的愿望水杯、雪花膏、38号的鞋子、暖和点的被子、图书……

没有水杯装热水,渴了,孩子们只能舀水桶里的凉水喝15元买来的裤子,磨烂了洞,也得继续穿

他们是山脚下的一群小学生,父母大多背井离乡,他们心里,都藏有小小的愿望

水杯、雪花膏、38号的鞋子、暖和点的被子、图书……她想有个羽毛毽子踢个带彩的童年

当你抱怨生活的各种不如意时,可曾想过,离你不远的地方,有一群孩子正坐在漏风的教室,哈着手写字……

这所学校没有图书室、没有操场,分来的年轻老师来看看就走了,而留下的,都教了几十年,守着一份孤独,也守着一份希望。

12月22日中午,河南商报记者和锦荣公益社一行人来到平顶山郏县上丁村小学,学校后面便是群山。校长李清和说,全校57名学生,90%都是留守儿童。

这时,只见俩学生一路小跑,前面的男孩努力把快要流出来的鼻涕吸回去,生着冻疮的脸上因出汗变得更红。

男孩今年10岁,叫丁小希(化名),他和妹妹小童(化名)是龙凤胎,父母都不在身边,他们随奶奶一起生活。丁小希只比妹妹大2分钟,却像个“大人”一样照顾妹妹。

他看到那个红色塑料水桶后,眼睛一亮,舀了半瓢递给妹妹,“少喝点,放学回家再喝热水。”

接过瓢,小童赶紧吸了一口,含嘴里温了好久,呲牙咽了,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。

李清和说,学校没有水井,老师和学生喝水,只能从村民家里接,而他们,早已习惯了,“谁舍得花钱买杯子啊!”

愿望:像小童兄妹一样,许多孩子渴了,都是喝水桶里的凉水。他们共同渴望,能有个保温杯,可以从家带热水。

浩浩说,这篇课文他下午上课前必须背会,不然爷爷会生气。他不想让爷爷生气。

浩浩的父亲5年前在新疆打工摔死了,母亲丢下他和两个姐姐改嫁,77岁的爷爷照顾他们。

不想让别人看自己的裤子,浩浩拿书挡住了。他说,他就这一条裤子,爷爷花15元钱给他买的,也给二姐买了一条。

裤子上的图案已经被磨掉了,原本蓝色的牛仔裤成了灰白色,没有烂洞的地方,摸起来薄得如纸一般。

愿望:浩浩说,他做梦都想有条新裤子,最好给姐姐也买一条,可他没敢向爷爷提起。

第一节课下课铃响起,孩子们从教室里跑出来。男孩三五成群一起打闹,女孩则有自己喜爱的活动——踢毽子。

要说踢毽子,思思(化名)是学校里踢得最好的。10岁的思思,长得精瘦,乖巧,是同学眼里的“小美女”。

“她一下能踢十来个。”同学在一旁起哄说。在同学们的呼喊下,她答应踢给大家看看。

思思的“毽子”,不是五颜六色的羽毛毽,而是奶奶用针线手工缝的“沙包”,不过里面装的不是沙,是苞谷。思思的父母将她丢给奶奶,她随着再嫁的奶奶来到上丁村,在这儿安了家。多年来,思思只有在梦里见过妈妈。

这个独特的“毽子”,是思思的最爱,也是唯一的玩具。奶奶说,买的不耐踢,她做的踢不坏。

说话时,思思已拿起“毽子”。在她脚上,磨破了边快要漏出苞谷的“毽子”轻盈地如同飞了起来。

冬至已过,迎来“数九寒冬”,在山脚下生活的他们,心里有个小小愿望,却很难实现。

小柯(7岁):小柯怕冷,脸上、手上生了冻疮,一暖和就痒。小柯想要一袋雪花膏,洗过脸后能抹一点。

雯雯(13岁):父母都在外地打工,她跟着年迈的爷爷生活。坐在最后一排的她,脚上穿的鞋子早已磨破,想要一双38号的新鞋子。

静静(10岁):父母离异,她跟着奶奶生活,一直想要一件新衣服,可是不敢和奶奶说。

老丁(77岁):5年前儿子在新疆打工时身亡,儿媳改嫁,留下3个孩子。老丁的家里,盖的被子很单薄,他希望有好心人能给他一床厚被子,给孙女的那床破被子换了。

李清和:目前,孩子们仅有一架图书可借阅,他希望,学校能有更多课外读物,以开阔孩子们的视野。

如果你有心帮助他们实现愿望,请在12月24日、25日(本周三、周四)两天将衣物(新旧不限)、图书送到郑州市以下地点:

如果你想与我们一起,前往平顶山市郏县上丁村小学看望孩子们,也可以拨打锦荣公益社电话报名加入“爱心车队”。

河南商报联合郑州市20个街道办事处、大河网、河南一百度、地市媒体,发起“暖冬圆梦”行动。

同时,我们也在招募“圆梦志愿者”,他们将与商报记者一起,帮助他人实现梦想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